微信营业厅
七彩云APP
您的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行业
大资本、大整合、大产业、大未来
——每周观察11月22~28日
时间:2014-12-04 来源:中广互联独家 作者:林起劲 点击率:

同一轨道的数字经济列车

在文章正文之前,笔者必须说明:这个文章的标题完全是COPY来的。一位在芯片领域非常资深的分析师(也是笔者的一位微信好友),在26号国泰君安2015年策略会上关于芯片产业趋势预测的讲演,其标题就是“大资本、大整合、大产业、大未来”。笔者在微信看到该标题时眼前一亮——因为这个标题所体现的内涵,完全适用于目前的传媒产业。为此笔者感言并在微信中评论:传媒行业和芯片行业乃至很多数字经济相关行业,其实都处在同一个轨道乃至同一列车,不同的行业只是不同的车厢。我的这一观点也得到某些微信的认同。

在宽带(包括有线和无线)、智能终端、云计算、物联网、SOC芯片技术的共同支撑,以及所谓“互联网思维”的驱动下,今天的数字经济已经到了“宽带泛在化”和“万物互联”的阶段,数字经济体系各个有机组成模块(特别是产业化/市场化的部分)的整体性、一致性——或者说生态协同性越来越明显。在这样的背景下,从芯片到宽带基础设施和局端服务,从终端设备到业务应用,从制造商到软件服务商和运营商,作为数字经济的不同组成部分,都开始在同样的共振频率下运行。

笔者非常想用两个词来描述这种共振现象。第一个词是上周在乌镇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主题:“互联互通”。第二个词是上个世纪媒介先驱麦克卢汉对电子媒介影响力的经典判断:“地球村”。

SMG重组:一个多轮驱动的数字媒体列车

本周在传媒产业以及资本市场上,最重大的事件莫过于SMG内部整合的最终结果呈现。随着百视通和东方明珠的合并,首家“千亿”级媒体集团浮出水面,并成为各大媒体、证券机构和专家的评论对象。在各路专家解读之中,笔者比较喜欢上海交大魏武挥对该机构内部价值链的解读(如下图所示)。新的百视通包括了视频内容与版权、(平台化)传播渠道(即下图的“云+端”部分)和新兴应用服务。其中,第一板块包括“研发”、“生产”和“发行”三部分。第二板块则是业内常说的“一云多屏”,主要是原百视通(包括风行网)及文广互动板块。第三板块主要是电视游戏、电商(主要来自东方CJ,早期称为“无店铺销售”)、数字广告和文化旅游。这部分除了东方CJ外,其它更多是面对新兴市场。

 

 

图为:魏武挥-新百视通内部价值链重要结构图

 

魏武挥也指出:上述价值链中三个板块各自本身又可以被拆解为小型的产业链条。而黎叔之所在此次整合中,将三者放在一个上市公司之内运作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除了传媒经济本身具备的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外,笔者认为最重要的原因如前所言:数字经济各个部分日益趋向一致性、整体化和展现出生态协同性。

其实,这些动向在年初黎叔回归SMG的内部讲话即改革宣言中,也都有深度的体现。在SMG发展早期,与其竞争的更多是各地的广电机构。彼时,以SMG的内容制作能力、市场化机制,还是有相当的优势。因此,可以给予各个板块更高的发展自由度,在相对分散的状态下各自发展成为“小巨人”。但随着近年来数字新媒体的快速发展,SMG所面临的核心竞争对象,已经不是原来的广电同行,而是各种规模巨大的互联网视频公司——以及这些视频服务机构之后的BAT三巨头。因此,在目前的数字经济体下,为了形成最强的竞争力,数字产业链上下游之间相互渗透日益密切,乃至通过相互持股投资的关系来加强协作关系。在这种背景下,黎叔意识到:即使在不同的产业链条环节“合并同类型”,原来分散的“小巨人”合并后最多只是“中巨人”,在目前数字经济竞争环境下依然劣势明显。所以,只有将三部分都整合起来放在同一个盘子,并通过内部管理协作的加强,才可能成为真正的“巨人”,具备长期的数字经济竞争力。

当然,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价值链的前两个部分可以认为是在“大视频”范畴,而第三个板块可以认为是属于“大视频”的延伸与拓展:基于智能终端和云服务的延伸;或者基于内容IP的多元化经营。从大视频到应用乃至O2O(电商、文化旅游)的延伸,体现了传媒领域向“大产业”的发展趋势。

当然,这种大规模的整合,必然对内部效率提出更高挑战,其中必然面对很多流程、考核、决策结构等诸多制度创新问题,这将是SMG以及未来广电机构所面临的重大挑战。例如,新SMG中备受黎叔重视的内容板块中,很重要的制度创新就是独立制作人机制。这一机制赋予独立制作人六大权利:创意自主权、项目竞标权、团队组建权、经费支配权、收益分享权、资源使用权。其中,收益分享权成为孵化优秀节目制作团队一项核心激励机制。

从阿里巴巴地域圈地看“信息生产力”

11月24日晚,甘肃省与阿里巴巴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电子商务、电子政务、智慧城市、云计算、大数据、O2O等领域开展一系列的合作。事实上,笔者也观察到进入2014年以来,近期,以阿里巴巴、百度、腾讯、360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也正在积极地与各地方省政府就智慧城市、无线城市等相关项目展开积极的合作谈判,互联网公司在地方智慧城市相关项目中进行先期投入,以此获得后续的运营权。特别是阿里巴巴今年已经和十多个地方政府合作开展相关合作,如海南省、杭州、新疆等。

随着互联网在人们的日常娱乐、生活、工作、学习、教育乃至医疗等领域的深入渗透,互联网已经超出了传统的信息服务信息消费的范畴,而越来越多实体经济之中。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的发展,使得互联网成为一种“万物互联”之下的泛应用,其与传统行业的结合成为一种广泛意义的新型ICT产业形态。这也就是本文所谓的“大产业”含义所在。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基于其在资本和大数据应用方面的能力优势,在线上数字经济服务之外进行线下数字经济即新型ICT业态的布局。这就是所谓的广泛意义的O2O含义。

近年来,业内逐渐将广义的互联网区分出“消费互联网”和“工业互联网”。其中,在德国政府在2013年提出的“工业4.0”正是属于“工业互联网”范畴。“工业4.0”是基于网络、计算机技术、信息技术、软件与自动化技术的深度交织,产生的新价值模型。具体到制造领域,即指资源、信息、物品和人相互关联的“虚拟网络-实体物理系统(Cyber-Physical System,CPS)”。德国政府希望通过打造智能制造的新标准,来稳固其在全球制造业的龙头地位。而在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杨培芳在2011-2012年左右就指出:目前数字经济已经进入由移动互联为核心的全景应用的阶段,它的标志就是信息逐步地渗透到社会经济各个领域形成一个新的生产力——也就是所谓的“信息生产力”。杨培在认为:大力提升和发展信息生产力,更有利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化解社会矛盾和提高劳动者的科学文化素质,是实现共同富裕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基础。笔者非常赞同杨老师的观点。笔者认为:“工业互联网”正是对互联网最初形态的回归,这一形态是以提高社会生产力和提高社会文明程度为目标的,其意义远远超过“消费互联网”。

正如德意志银行亚太投行部主席蔡洪平所言:当中国民众还在为淘宝买卖廉价次品沾沾自喜时,欧美国家已经开始4.0工業革命。《道德经》有言:“圣人为腹不为目”,“虚齐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笔者希望我国在“消费互联网”之外,尽快发展出一种以协同理性、互助互利、诚信发展为目标的“工业互联网”。

 

(责任编辑:龙江网络)